历史再现惊人相似一幕

- 编辑:果博东方手机版 -

历史再现惊人相似一幕

上一轮债转股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目标亦尚未完全实现。周放生表示,上一轮债转股的时间很短,众多债转股企业仅仅调整了资本结构,有些企业进行了非经营资产剥离,而实质性的企业重组尚未开始。债转股为企业重组提供了一定条件,是重组的开端。债转股企业财务状况好转主要依靠停息后减少了财务费用,和剥离非经营性机构节省了开支,财务状况的根本转变还待企业重组的成功。所以,对于这些企业来说,从根本上改善企业的经营状况,提高企业竞争力和偿债能力,尚待进一步推进和完成债转股企业的重组。

周家琮表示,效益好、前景好的企业不愿债转股,不肯利益外流,严重亏损前景黯淡的企业,知道转了债权资产无异于打水漂。真正双方情投意合市场化的债转时效中国古代史股,也是相当小概率的事件,于大局无补。相反,通过债改股逃废债务,继续扶持僵尸企业,鼓励企业高杠杆举债盲目投资,倒是十分可能。这对市场经济的法制建设、诚信负责的商业文明,有极大的副作用。

与此同时,为了解决市场短缺以及供不应求,国有企业大量借贷进行项目投资,尤其是1992年以来,企业的大量项目投资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无力偿还到期债务,更加重了企业的债务负担,这是造成国有企业债务负担沉重的主观原因。

这些人中,不乏央企的总会计师,或者其他企业高管。他们面带焦急与期待,怀揣自己所在企业的债转股方案,以及其他厚厚的附件材料,来谋一条好出路。

彼时,盘活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;实现债转股企业扭亏为盈;促进企业转换保险价值的确定经营机制,追及权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中国实施债转股的三个目的。其中前两个是为着现实突围的眼前目标考量,而后一个则是根本。从决策层到负责债转股实施操作的政府部门都知晓:唯有彻底转换经营机制,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才是国企乃至中国经济的根本出路。

一名改革亲历者对自己当年在国家经贸委工作的情景历历在目。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,1999年搞债转股是国家经贸委产业政策司专门负责这件事,来报送的企业非常多,企业都想债转股,都来跑这件事,竞争非常激烈。在企业眼中,这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。攀钢集团便是争取到好机会的企业之一,经过不懈努力,终于入围并实施了债转股。该集团原副总经理周家琮认为,从企业角度看,当年债转股给攀钢带来了相当的惯骗好处,贷款利息不隔时犯用付了,还本压力大幅减少,每年财务费用一下子就少了好几个亿。

周放生以中纺机集团下属纺机厂的债转股为例,表示以郑州纺机厂为龙头的数家化纤机械厂就进行了联合重组,增强了整个行业的生产能力和竞争力。但是,由于第一轮债转股企业债务处置时间很短,企业重组工作只是初步的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